|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香港内部特马神算
信仰塌了人心就散了苏联信仰崩塌的教训必须引起警惕
发布时间:2022-04-18        浏览次数:        
 

  苏联之所以能存在80多年,有一套完整的体系。所以西方即使实施了瓦解措施,没有内因的配合,也不会顺利成功的。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苏联人的信仰崩塌,而信仰崩塌却直接来自苏联高层,是苏联高层导致这种信仰崩塌。

  但苏联人的意识形态发生逆转就在短短5年时间,从1985年到1990年,苏联从上到下思想发生了质的变化。很显然,没有量的积累,不可能出现这种质的变化。

  而带给苏联人思想变化的是苏联的掌管意识形态的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这个雅科夫列夫最早曾是苏联宣传部副部长,因为过激言论,他被贬到加拿大任驻外大使。

  勃总时代的干部,既有留学经历,也有西方的思想方式,这些留学归来的干部看到苏联状态,他们想得最多的就是两个问题:

  一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都是老头子了,还依然占着位置不下来,而唯一能让他们下来的就是等他们老死在岗位上。所以这些干部对自己的升迁无望。

  二是西方国家发展太快了,而且在那边他们可以吃喝玩乐,而苏联却什么都没有,没有激发人活力的地方。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西方经济这样发达?

  戈尔巴乔夫进入苏联高层后,他出访西方很多国家,突然发现西方民众生活比苏联强之百倍,而且富足悠闲,这哪里是受资本家剥削的状态?

  戈尔巴乔夫不明白 ,他从小所学的如何把西方民众从资本主义社会解放出来的理论,为什么与他实际看到的不一样?

  戈尔巴乔夫后来称:苏联体制已经濒临死亡,没有生命力,我别无选择,只等对国家进行改革。

  1983年,戈尔巴乔夫访问加拿大,雅科夫列夫全程陪同,两人相见甚欢,而且谈得很投机。都认为彼此是知己。这也为后来雅科夫列夫回国任职打下基础。

  两个思想发生变化的核心领导人走在一起,对苏联的意识形态的破坏必然是巨大的。

  苏联的体制是列宁与斯大林建立起来的,但主要成型于斯大林时代。但改变苏联那一套,就必须否定斯大林,从赫鲁晓夫开始,苏联就开始否定斯大林。

  但赫鲁晓夫的改革并没有成功,刚刚开始,就被勃总赶下台。勃总上来继续赫鲁晓夫那一套,但并没有进行改革。本来勃总就是人没思路的人,他只是被推着往前走,甚至提出要“建立高度发达的社会主义”。

  不得不承认,勃总时期苏联空前发展,赶上了好时候。但没人清楚苏联如何改,怎么改。苏联就在勃总时期,积累了诸多问题。

  戈尔巴乔夫上位后,他在经改遇到的难题上,并没想去研究如何去改,片面地认为经改难的问题是苏联的制度问题,就是因为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比不上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先进。

  人的念头一旦成型很难改变,但如果要改革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换上资本主义制度很难,戈尔巴乔夫就从苏联“祖宗”上想办法。

  1986年,戈尔巴乔夫抛出了“公开性”,戈尔巴乔夫这个公开性欺骗性很强,因为列宁曾提出过“公开性”,当时列宁认为一切问题都可以拿到桌面公开讨论,革命同志要开诚不布公。戈氏打着列宁的旗号,曲解了“公开性”。

  斯大林时期,由于国际形势和国家建设,需要统一到斯大林这里,所以很少有人再提“公开性”。于是戈氏找到进一步否定斯大林的依据,而且戈氏的“公开性”也让他的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找到工作的突破点。

  为了彻底否定斯大林,雅科夫列夫开始对苏联宣传部门进行调整,把那些坚持信仰的人调离,换上一些向往西方制度和生活的人。让这些人不断对苏联历史和一些领导人进行抹黑。

  但戈尔巴乔夫认为,苏联体制就是斯大林造成的,必须清算斯大林,才能彻底清除改革的障碍。

  舆论战是西方最擅长的“武器”,当年的苏联舆论阵地也很坚固。但雅科夫列夫当宣传部长后,他把苏G媒体弄成反苏G的媒体,的确成为一个笑话。

  面对苏G媒体反动文章,一些老的苏G党员认为这样搞就过头了,甚至是抹黑造谣,因此有人站出来反对雅科夫列夫,让他不要不瞎弄。

  但雅科夫列夫说,这是“公开性”,别人有不同意见可以站出来发表,不能压制反对声音。当苏G成员站出来反对这种自由过头时,雅科夫列夫认为苏G听不进不同声音,做法太粗暴。

  这篇文章很尖锐,而且富有感情,很多人认为这篇文章是宣传部门所写,但此时苏联宣传部门早就倒向西方,这篇文章只是一个小学女教师所写。

  有些内心有良知的人被这篇文章叫醒了,他们意识到这个问题严重性,认为苏联固然存在很多问题,但作为一名苏G成员要改变,但不能攻击苏联制度,这样做危险性很大。这篇文章被广泛转发,得到了民众的支持。

  面对苏联人的反省,雅科夫列夫开始反击。他把《真理报》、《消息报》等苏联各大党媒的负责人全部撤掉,然后换上他培养的一些鼓吹自由化的人,继续向苏联制度开火。

  有些所谓的作家、史学家还发现了生财之道,他们借助一些媒体胡编乱造苏联的一些“黑幕”,甚至以“机密档案”等方式,出现了很多文字。一些反苏联的媒体发行量也不断上涨,一些写作者因此而挣了大笔钱。

  舆论阵地被占领后,就如一栋大厦的地基周围被开挖了,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在雅科夫列夫等人疯狂的反苏宣传下,从1988年到1991年,苏G成员有25%,军队也出现这种情况,3年入党人数下降了1/5。

  1986年,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时,苏G成员还能迎难而上,这起事故刚过去两年,苏联社会便发生了重大变化。

  苏联人没想到他们为之奋斗的事件是错误的,很多坚定人也产生了怀疑。

  1988年时,除了那封小学女教师的来信,一些文化界的公知也出了一本书,这本书呼吁苏联应该向西方学习,否则只有亡国。这本书实际上再次对准那些犹疑的人,让他们认清苏联的危险性。

  这些当中有萨哈罗夫等人,这些都是反苏的公知。他们不仅自己反苏,而且培养的学生也如他们一样坚定反苏。

  1990年,苏联召开28大,戈尔巴乔夫提交并通过了三项决议:实行私有制为基础的自由市场经济、实行议会、多党和总统制,取消苏G的领导地位及马列主义的指导地位,要建立“资产阶级为基础的民主社会主义”。这种不伦不类的社会主义,实际上就西化了。

  戈尔巴乔夫还给自己封了总统,不当苏G领导人了,只当总统。他以为什么事都能说了算。

  戈尔巴乔夫突然醒悟了,如果各加盟国都独立,他当这个总统还有什么意思,只能领导的那些人。

  戈尔巴乔夫开始反击,他想了办法,就是重新成立一个联盟,香港马场赛马时间对外名义还是苏联,给予各加盟国最大的自主权。

  此时苏G一些有识之士对戈尔巴乔夫做法愤怒了,副总统亚纳耶夫、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防长亚佐夫等人约定发动政变,把戈尔巴乔夫赶下台,恢复苏联以前的样子。这就是“8.19事件”。

  “8.19”事件也是仿照勃总赶走赫鲁晓夫的做法,他们以戈尔巴乔夫有病辞职为由,建立紧急状态委员会,由他们掌管苏联政权。

  但此时苏联早已不是五年前的苏联,更不是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初的苏联。苏联人心已经散了,很难再聚在一起。

  苏联军队的迷茫时,叶利钦刚从中亚访问回到莫斯科。此时他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能否保命。但在幕僚的建议下,叶利钦毅然决然地前往白宫,站在一辆坦克上发表了重要演讲。

  苏联崩溃后,就连雅科夫列夫都承认:苏联信仰的崩塌动摇后,苏联以前的所倡导宣传东西都认为是虚的。